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第二十章
共27章,专题:欢迎来到子宫至上的世界

第二十章 被我带进男厕所的妹妹竟被如此对待

 

「咳咳,那个,子宫的魔法阵还分不分解了。」我故作镇定。

 

妹妹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比睡之前更大了,表示这期间他又射过。毫无疑问,他肯定又打游戏了。

 

「哥,我再试试,如果不行的话,我失败一次你罚我一次。」

 

结果又接连失败五次,被我又连续惩罚了两个小时,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了。实在没办法,只好先洗洗睡。

 

「睡觉之前好好总结一下经验,如果明天上午还不能分解掉,夜未央的演唱会就不用去看了,给我在留家继续好好学习。」

 

我知道妹妹很喜欢夜未央的演唱会,如果拿这个刺激她说不定会激发她的潜能。

 

「好,我明天上午一定努力分解掉,我今天将失败的过程经验全部梳理一遍。咱先去洗澡吧。」

 

「说起来,如果解开了,或许这是我们最后夜晚的同床共枕了吧,分开后你应该不会再想和我一起睡了吧。」

 

「哥,说什么呢,我们之间的羁绊可不是靠这什么魔法阵连接的,是心与心的连接。即使没有了这个魔法阵,我们在心里照样是连接在一起的呀。所以还是可以一起睡的哦,只是没那么频繁而已啦。」

 

「是嘛,那就好。但等你以后找到男朋友了,我们还是要分开的吧。」

 

「男朋友什么的还早啦,真是的,无路赛。洗澡去。」

 

今天还是同往常一样,在床上一阵翻云覆雨,这次比以往都要激烈,床都快塌了,毕竟有可能是最后一晚做了,所以我多射了几发。

 

第二天太阳刚升起,我照常起床,而一旁的妹妹却还在呼呼大睡,双眼有厚厚一层黑眼圈。估计是昨天运动完后还一直没睡觉,在总结昨天的经验呢。

 

「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

 

「一分钟,我再睡一分钟。」

 

睡眼朦胧的妹妹打了个哈欠,眼睛微眯的睁开一会儿眼,立马又闭上,发出慵懒的低语声,随后又开始呼呼大睡。

 

真搞不懂一分钟能睡个啥,显然这不过是个借口罢了。

 

我看着妹妹的娇小身躯蜷缩在我旁边,像只小猫咪。我这个身体的实际年龄虽然是12岁,但骨骼已然是18岁成年人的模样。体格差就这样体现出来了,外人看来,妹妹在我旁边就如同一个洋娃娃一样娇小。

 

从我这个方向看去,小穴和胸部看得一清二楚,贫乳以及纤细柔弱的腿,无一不显露着她身体的稚嫩。

 

她学习成绩非常优异,在魔法学前班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会洗衣做饭照顾人。

 

无论从哪里看,都很完美的存在,而这个完美的存在是我的妹妹,相信很多人都会羡慕。

 

而更能让人羡慕的是,她以这样稚嫩的身体和我连续做了两个月,每天都是翻云覆雨、欲仙欲死。

 

肚子上不和谐的鼓起会给她带来淫乱、痴女、碧池、乱伦、肉便器等等的标签。

 

但她毫不在意这些,在她的眼里,只要能和最重要的人一起,自己怎样被看待都无所谓,也只有在最重要的人面前才能表现出自己隐藏在心底的一面,而在外会尽力让自己表现得完美。所谓人最软弱的一面只会表现给最在意的人。妹妹给我的就是这种感觉。

 

在外完美,在家淫乱,这样如同从天堂到地狱的两个极端的反差,或许只有妹妹才做得到吧。

 

她如此顺从我,信任我,依赖我,但如果某一天,我与全世界为敌……

 

……

 

 

看来这家伙是没打算醒了。

 

趁着妹妹睡觉,来个寝取也不错。

 

我把嘴凑到妹妹的脸旁,给她一个甜甜的早安之吻。随后一手抚摸妹妹的小樱桃,即便是在睡梦中,身体也是有感觉的,小樱桃慢慢立起。

 

立起的小樱桃自然就不是以来抚摸对待了,而是蹂躏……啊不,是揉捏。

 

此时脑子里不用多想,全部想着妹妹就完事,这样也能更快进入状态。

 

虽然被捏的是妹妹的小樱桃,但我的吉尔却来了感觉开始石更。

 

每一次石更都需要抵抗妹妹膣壁的收缩力,好在妹妹有一段时间没有修复小穴了,小穴很松垮,而我石更起来也非常顺利,不一会儿就犹如擎天之柱。

 

有了武器在,小樱桃什么的玩起来就没意思了。

 

我将妹妹的身子翻动过来,改为仰卧,提起纤嫩的双腿架在我的腰间。双手拖住妹妹的腰,让其形成揽月桥般的姿势。

 

早操开始!

 

这个姿势只能我不动妹妹动,妹妹不动我帮她动。

 

抓住腰间的双手向前一推,如同拉弓满月,重重向回一拉。

 

啪~

 

一声清响给早操起了个好头,这么大的动作妹妹没道理不醒过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然被上垒。还没给她反应的机会,第二次冲撞已然来临。

 

啪~

 

第二次冲撞让妹妹彻底清醒过来,看清楚现在的状况。意识到现在是个如此羞人的姿势,但感觉并不坏。

 

俏皮的小脸蛋渐渐染上粉霞,全身也开始羞红,变得妩媚动人。声音也随着感觉来临变得娇吟柔啼,柔音绵绵。呼吸间都吐露着淫靡之息,再加上房间气温偏低,吐息中带着雾霭,久久不散,不一会儿空间内犹如氤氲之境,仙雾缥缈。

 

而这种状态很容易激发我血脉中的兽性,让我慢慢丧失理智,逐渐兽化,变成只用下体思考的动物。

 

而在丧失理智我面前,这不是妹妹,而是只娇小玲珑的萝莉羔羊。没有怜惜,只有以粗暴的方式来满足自己无尽的欲望。

 

而粗暴的动作只会让妹妹更加的性奋,更加的满足,散发出更多的淫靡之息。

 

啪~啪~啪~

 

她竟然在享受!普通的姿势经过两个月的磨砺,显然已经不足以满足她,唯有让他因为亢奋而失去理智,因为兽化而变得不识人。只要他还认识自己,就一定会有所保留,而兽化后就会毫无保留的输出,以获得最大程度的快感。

 

她通过这么久的经验来看,这种状态会在第一次射完后渐渐消失,从而恢复理智。所以她如果想持续获得这份最高程度的快感,只能祈祷他能射慢一点。

 

显然是因为每次射得太快了,他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这种状态下,他一直会以最高强度来进行输出,而且并不会因为射精感来临而降低输出频率来延缓射出,导致每次就能坚持几分钟就无了。这也是她最无语的地方,往往还没达到高潮就提前射出结束了。

 

在她的心里我太快了?

 

噗嗤~噗嗤~噗嗤~

 

还真的很快,不过没有谁能在这个速度下坚持多久吧。

 

每秒3次以上的抽插频率输出,中途一直不间断,这谁受得了?你行你上啊!啊不对,你行也不能给你上,妹妹只能我来守护。

 

射完后我和妹妹大眼瞪小眼,嘴里都喘着粗气,像是跑完马拉松一样。

 

良久,妹妹被我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俏红着脸,别到一边去,不再和我对视。

 

做都做完了,还有啥好害羞的。

 

「哥哥,尿尿。」

 

搞了半天是在憋尿。

 

……

 

端着妹妹从厕所走出,操完后她完全恢复了精神,横扫慵懒做回自己。

 

回到大厅,我拔出她的子宫,让她趁机再试一下。

 

妹妹默默闭上眼,虽然平时嘻嘻哈哈,淫乱不已,但一到正事上,就收起来平时的那副姿态,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副严肃的样子。

 

双手放在子宫处,口中吟唱,努力回忆以前学习的知识,并避免之前犯过的错误。

 

魔法发动!

 

第一次失败!完成度80%!

第二次失败!完成度90%!

第三次金光一闪,一发大保底,终于是成功分解掉了子宫的单通魔法阵。

 

感觉到子宫魔法阵的松动,我的弟弟也是终于解放了,从子宫口“啵”的一声抽出。

 

因为是早上,妹妹还是挺着大肚子,随着我弟弟的拔出,妹妹子宫里的圣水以及刚刚射的精液如泄洪的流水一般,喷涌而出。

 

妹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一手捏住子宫颈,保住了大部分圣水。

 

妹妹想自己发动一个隔绝魔法阵作用在子宫上,没想到妹妹有点手忙脚乱,连续构建好几次,均以失败告终。最后没办法,一手捏着子宫颈在家里到处跑,找起了东西,先是找了个500ml的瓶子,想堵住子宫口,但子宫口太松动,区区瓶子完全卡不住,随后找来了绳子,先将瓶子插入子宫颈,然后将绳子将子宫颈和瓶子一起缠着,瓶子有凹槽部分,只需要用绳子绑扎在瓶子的凹槽处,就能固定住绳子不向下滑动,然后在子宫颈上捆上一圈又一圈。将瓶子多余的部分直接分解掉,大功告成!

 

妹妹站起身准备离开时,刚走两步,子宫的大部分竟然从近8cm宽的碗口巨洞中掉了出来。

 

妹妹欲哭无泪,忘了用治疗术复原小穴了。

 

她自己弄了半天也没办法把子宫送回去,求我让我用弟弟把她把子宫顶回去。终于是回归原位后,给下半身释放了一个完整的治疗术,让小穴彻底复原,又变成原来只剩一条缝的小穴,顺道连处女膜也一起复原了,子宫自然是掉不了来了。

 

妹妹一脸得意的用小穴杵在我面前晃悠着,我看到她的小穴后有点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玩了两个月的小穴?竟然有这么好看?完全不输给那三位偶像。

 

她的小穴都快杵到我脸上了,这谁受得了?直接用鼻子杵上去闻了闻,属于少女的清香扑鼻而来,剥开嫩肉露出粉嫩蜜穴,水蜜桃味香气四溢。伸出舌头舔了舔,还夹杂着水蜜桃的圣水的味道,回味无穷,可惜这是之前残留的圣水,舔完后就没有了……我把眼光转向地上的那些圣水,反正地上不脏,要不……

 

「哥~,别闹了,随我去银行吧。」妹妹指了指她的腹部。

我自然懂了她的意思。

 

随后我们久违的穿上了衣服,妹妹给我整理了一套衣服,穿着很合身,她自己也穿了一套学生服,准确说是水手服,着装很简单,但全身每一个部位,但无一不凸显出出妹妹的清纯可爱,除了那大大的肚子,看着像是一个学生怀孕了一样。白丝过膝袜戳中了我的XP,白丝赛高。

 

之前我从未好好正视过妹妹的身体,现在看来是大错特错,什么叫妹妹的身子瞬间不香了?还是香的一批好吧,简直就是和她们三人平级的存在,只是她们三人的声望高,所以显得她们的小穴比较高贵,给我一种比妹妹的小穴好得多的错觉。

 

妹妹是最棒的!yyds,我永远喜欢妹妹.jpg

 

出门时已经到了上午十点,电车已经过了高峰期,车厢里没几个人。很容易就去到附近的银行,因为暂时被学校留级了,所以没去学校兑换。

 

到了银行后,银行发现她的子宫口有异物,子宫里面更是惨不忍睹,很多垃圾。魔道棒是插不进去的,至少要取出子宫口的半截瓶子。经过妹妹的同意后,工作人员亲手破掉她好不容易修复的处女膜,由于修复后的小穴非常窄,工作人员费了很大劲才把手插进去,抓住子宫颈后用力拽出,随后解开绳子,拔出半截瓶子后立马将魔导棒插入,过了好一会儿,妹妹从银行出来,笑嘻嘻的看着账户里多出的近3000金币。因为之前还漏掉了一些,不然有四千,不过刚修复的小穴又变成了一个大洞,已然合不拢了。

 

一天就按4000来算,两个月算下来,一共用了24万金币?

 

相当于是两个月来,妹妹用掉了24万金币用来学习。真是成本高昂的学习啊。

 

3000多金币,先去交易市场买了些解毒的药丸,100金币,立马找个厕所把药丸放入子宫,买了个液体单通魔法阵,这个魔法阵是新出的,很贵。

 

妹妹想去清洗一下子宫,发现只有去圣都的市中心才有,而我们现在的位置离市中心还有一定的距离,而且清洗的价格……五百一次。这不是抢钱?

 

气得妹妹打算自己清洗,找了个厕所,圣都的厕所往里面走一般还有浴室,她走到浴室后用管子插入下体放水,结果这种简单的冲洗只能洗掉一部分,里面明显有些体积较大的异物是洗不出来的。她能感觉到子宫壁上还粘着很多脏东西,但她完全不知道咋洗。最后气急败坏的跑出来要我帮她。

 

我自然不敢进女厕所,男人进女厕所要么被榨干,精尽而亡,要么被打死。我才不敢冒这个险呢。反倒是女人进男厕所却是理所当然,因为女生上厕所比较慢,要拍很长的队,这时候就可以征用男厕所了。

 

最后她实在拗不过我,决定和我去男厕所,她也从没亲眼见过男厕所长啥样,顺便参观一下,但又怕同学认出她来,毕竟这里离学校不远,只好双手捂住脸,但眼睛位置手指张开了肉眼可见的缝隙。

[友情推广]

 

厕所里还有别的人。

 

看见我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带着一个双手捂脸的学生妹来到厕所,似乎都很兴奋的样子。

 

「哟,小弟弟,拉女孩儿来男厕所可是不好的哦,让小妹妹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就不好了。」

 

「小妹妹,这边厕所差不多都满了哦,不过我知道有个地方还有蹲位,让蜀黍来带你去吧。」

 

一下就围上来一群男人,有的本来还在小便 看到这边有情况,连弟弟都懒得收回去,直接围过来。

 

「这样我会很困扰的。」妹妹见不对,赶紧解释道。

 

「没事,我来给你看个大宝贝,它可是被我养了20年的。」说完他拉开早已撑起的小帐篷上的拉链,一根异物冲出,立在他的下体。

 

「不就是个尿尿的有什么好看的。」 妹妹一脸鄙夷的看着那位当众露出的人。

 

我看妹妹就是故意的,她要玩,便随她玩吧。

 

那位发现妹妹并没有被自己的那玩意儿吓到,不按套路出牌,有点出乎意料。

 

现场着实有点尴尬。

 

「咳咳,等价交换嘛,你看了我尿尿的,你也要看你尿尿的。」

 

其他男人起哄,一起疯狂大笑。

 

噗嗤,笑得真假,看着就尴尬。

 

「我尿尿的和你的不一样,妈妈说过,不可以把尿尿的给别人看,会被人说不知羞耻的。」

 

「我是你蜀黍,不是外人,不会说你的,给我看看吧,GKD。」

 

「妈妈说男孩子看了女孩子尿尿的会长针眼的。」

 

「那是小孩子才会长的啦,蜀黍已经是大人了,不会再长了。」

 

「既然你这么想看,也不是不可以,但得先问问我的哥哥,哥哥说我的尿尿的只有他可以看,别人没经过他的同意就让别人看了的话,我是会变成变成男孩子。」

 

这锅甩的……

 

一群男人又看向了我,看着我一脸好欺负的样子。

 

「小弟弟,你怎么能教坏妹妹呢,她尿尿的只有大人才能看。你个小屁孩是不能看的,小心长针眼,你父母没教过你吗?」

 

「今天我就要替你的父母收拾一下你,竟然敢随便看妹妹尿尿的地方,不知廉耻。」

 

说完他一拳打过来。

 

我也不躲,右手向前一抓,他的拳头被我握住。任凭他使劲,发现不光已经无法用下向我砸下,连收回都做不到了。让他稍微挣扎一下。

 

「不可能,你……啊。」

 

还没等他说完,我的手掌旋转,巨大的扭力直接传到他的手臂上,如果他的身体此时不跟着手臂旋转,手臂会直接脱臼骨折。他选择一头向扭力方向栽下。才勉强保住了手臂。

 

「废物,连个小屁孩儿都搞不定,让我来。」

 

另一个人走到我面前,还没开始挥拳,我一个上勾拳,直接把他撂倒。

 

「你小子不讲武德,我还没准备好。」

 

我懒得废话,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胯裆,只见他双眼使劲上翻,嘴巴嘟成“O”形,双手捂着裆部,不省人事。

 

随后我掰了掰手指,一拳一个小朋友,全部撂倒。

 

这些男人可真是弱,都是些毫无魔力的蝼蚁,不足为惧。

 

「哥哥真厉害,看来这两个月没白练,力气比以前大多了,这些坏银真菜。」

 

我没好气地把妹妹带到最里面的浴室里,脱下妹妹的上衣裙子和鞋子,露出妹妹那洁白如玉的身子,还剩一条胖次没脱和白丝没脱,白丝懒得脱了,穿着也挺好,于是双手伸向妹妹腰间,抓住胖次两边的橡皮带,准备往下拉时,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妹妹是屁股对着门,所以我是正对着门的。

 

「听说就是你小子伤了我的兄弟们是吧,给劳资滚出来。」门被一脚踹开,是人未到声先至。

 

结果他一进来看到的是上身赤裸的妹妹和正准备脱妹妹胖次的我。

 

「小伙子很有前途,如果能把这个小妹妹交出来,我们放过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在旁边看着。」

 

「是嘛,你们以为人多就打得过我吧。」

 

我做出一副要打架的动作。

 

「听说你小子挺厉害的,你们几个上,我还就不信了,你也是个男的能有多大能耐。」

 

结果那几个人冲上来,就是一顿暴打,应该是被暴打,他们几个人被我一个人包围了,给打得鼻青脸肿,直呼别打脸。

 

「你小子挺厉害啊,还学过功夫了的。让我来会会你。」

 

叫头儿的人也摆出干架的姿势,这是要打算和我打?

 

就他这样的人,我能打十个!

 

他做出古代泰拳的姿势。好家伙,原来是有备儿而来。

 

他过来就是一个左正瞪,一个右鞭腿,一个左刺拳。结果被我全部防出去了,全防出去了啊。

 

随后他直接劈头一拳砸过来,我左手握住他的拳头,手臂轻描淡写的旋转一下就将其全部的力卸掉,此时他离我很近了,而等待他的是我右手的一记肘击,直接将他推倒在地,我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不然他会直接飞到墙上去,我还是给足了他的面子,希望他不要不知好歹。

 

结果他啪的一下就站起了,很快啊。我以为他想要再次进攻,我直接乘胜追击,一记右拳挥过去,停留在他的鼻子前没有打他。

 

我笑了一下准备收拳,因为这时间,按照传统功夫的点到为止,他已经输了。

 

如果我这一拳发力打出去,一拳就能给他鼻子打骨折。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真挺厉害的,跟谁学的?招式叫什么名字?」

 

「混元太极!」

 

「挺牛逼的招式名字,这场武斗我确实输了,但是…现实往往都是不公平的。」

 

「有什么能耐使出来吧。」

 

「那这个如何呢?」说着他掏出一把手枪。

 

「你的功夫确实挺厉害,看是你的力气大,还是我枪的威力大。」

 

武器对现在的我确实有一定的威胁。毕竟我的肉身还没到刀枪不入的地步。我没敢轻举妄动。功夫再高,还是斗不过枪械。

 

「如果你不识相,我不介意一枪崩了小妹妹,然后趁热玩玩她的尸体,兄弟们玩够了还能去殡仪馆卖个好价钱,这么好的陪葬肯定值不少钱吧。哈哈哈。」

 

说实话,我不知道妹妹现在干不干得过这把枪,如果干不过可能就得认栽了。

 

我索性先举起双手。

 

结果他突然暴起,拿起枪砸过来。

 

我当时不知道他还要打我,结果大E了,没有闪。

 

给我右眼蹭了一下,不一会儿就流泪了。

 

「婷!婷!」我捂着眼睛说着。

 

过了一会儿又好了。

 

「你…你不讲武德。」

 

「我有说过要和你比武吗?别入戏太深,看着我的泰拳还来劲儿了,年轻人,我劝你耗子喂汁,不然吃枪子了可别怪我。」

 

随后头儿用枪指着墙边。

 

「去,去一边看着去,不想和你闹了,接下来要做正事了,小丫头,你,转过身来,听说你小丫头长得还不错。」

 

妹妹听从他们的指示,转过身来。

 

他们看到转过身来的妹妹后,挂着奸笑的脸一下变得惨白,同时手脚一阵发抖……那位好像是头儿来着,一时连枪都拿不稳了。

 

至于是什么让他们怕成那样,自然是妹妹腹部的绿纹了。圣斗师对于凡人来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二此时他们竟然想亵渎圣斗师,简直是找死。

 

「哈哈,误会啊,误会,刚刚听说你们招待了我的兄弟们,我想来问候问候,我这就走,哈哈。」

 

「我让你们走了吗?」妹妹终于开口说话了,对她来说,她看这些男人不过是在看蝼蚁一般,蝼蚁的表演看完了,自然可以一脚踩死了。

 

妹妹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朵,如同死神的低语一般,让他们浑身颤抖,扑通一声,全部跪倒在地。

 

「大仙饶命,打扰到大仙办事了,我们很抱歉,但求大仙能绕我兄弟们一命,日后必有重谢。你们继续办事吧。」头儿双手合十,不断念叨着。

 

「首先我和他是亲兄妹,没你们想的那么肮脏。」妹妹解释道。

 

「哦,原来是德国骨科啊,我懂我懂。」头儿一幅豁然开朗的面容。

 

「你…哥,该怎么处置他们。」

 

「你们住哪里。」

 

「就在旁边的歌舞伎厅一番街的宁德大厦里面,大厦都是我兄弟们的住处。」

 

「看起来像是有组织的,帮派叫什么?」

 

「青龙会。」

 

「有不错的资产,帮派听起来也不赖,不过后台却没有圣斗师撑腰,我也不难为你们了,每个月供奉一千金币,我妹妹可以保你们在圣斗师界也有一定的话语权。」

 

既然他们有这么大的资产,而来找我们时并没有带着圣斗师,说明他们的背后或许没有圣斗师撑腰,不然这种一群干不过一个人的情况很大程度上都只有圣斗师才能做到,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真正见过圣斗师的战力,只知道圣斗师很厉害。而见到妹妹时圣斗师的反应后,更加肯定,他们非常害怕圣斗师,如果背后有圣斗师撑腰,绝不会被吓成这样。他们有这么多财产,却没有圣斗师撑腰,以此为谈判条件,或许可以让妹妹拿到稳定的工资呢。

 

妹妹秒懂,赶紧装模作样起来。

 

「还不快来拜见?」妹妹双手叉腰,尚未发育的小乳随着她的呼吸起伏。

 

「太好了,咳咳……在下井上村田,拜见圣斗大人。」头儿首先拜见。

 

「在下田中建一,拜见圣斗大人。」

 

「在下土屋井野,拜见圣斗大人。」

 

最后一位是之前被我第一个撂倒的,弟弟还露在外面的人,这么久了,还是一柱擎天。

 

妹妹嚣张的走到他面前,抬起白丝包裹的玉足,一脚踩在他的弟弟上,并踩着左右旋动,踩得他嗷嗷叫。

 

妹妹本来只是想惩罚一下他,结果却被他看做是一种奖赏,自己的弟弟能被圣斗大人踩中,实乃万幸,结果一激动就射了出来。直接射的妹妹的白丝上满满都是白浊液体。

 

「圣斗大人对不起,小的该死,用肮脏的东西玷污了您的圣足,小的这就帮大人舔干净。」

 

说着他双手抱起妹妹的小jio,用舌头舔着残留在妹妹白丝上的精液,自己舔自己的精液,实属有点恶心。

 

不过妹妹没有生气,反而被他舔得很痒,想笑出声,但又不能失了圣斗大人的风度,只能强忍着。

 

不过他舔的时候,目光时不时看一下妹妹的胖次,准确说是妹妹胖次浪底那里被小穴两瓣嫩肉印出的凹槽。

 

可能是妹妹的小jio比较香,舔着很有感觉,加上他是不是看一下内裤上的凹槽,让他浮想联翩,结果软掉的弟弟又一柱擎天,撑妹妹没注意,一注精液直接喷射到了她的内裤上。被精液打湿的内裤开始渐渐半透明,轮廓之内的真容也慢慢浮现出来。

 

其他的人虽然表面上认妹妹做圣斗大人,但心里还没有承认这位大人。一群人盯着妹妹的内裤看,想快点一窥小穴全貌。

 

其实在这个社会,圣斗师让别人看小穴并不是一件羞耻的事,反而很正常。圣斗师什么都可以作假,子宫不可以作假,而小穴的形状又由子宫控制,也就意味着世界上不存在两个完全相同的小穴。所以现代很多科技都有刷穴功能,和指纹一样,只有独一无二才能这样做。

 

所以圣斗师很多情况下为了确认自己的身份,不得不露出自己的小穴,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基于这种情况,我索性就让他们看一看妹妹的小穴罢了。

 

我走到妹妹屁股后面,妹妹自然懂我的意思,撑开双手,让胖成可以毫无阻碍的脱下。

 

双手抓住胖次的想皮带,向下轻轻一拉。

 

其他人直咽口水。

 

随着胖次慢慢脱下,大腿内侧的Y字缝慢慢出现,继续下拉,结果胖次的浪底由于沾了精液比较粘,直接黏住了缝和两瓣嫩肉,随着胖次的继续下拉,渐渐只有小穴和浪底连接,其余地方已经完全暴露,最终浪底上的精液粘性自然比不过脱胖次的力度,小穴和浪底拉丝分开,至此,小穴的全貌也算是咱现在他们面前。

 

真实的圣斗师小穴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作为凡人,有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实物,除非特别有钱,可以玩玩学生圣斗师。

 

今天竟然看到了做梦都没看到过的东西,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我轻轻把妹妹放在地上,让她打开双腿,正面,正宗的圣斗师小穴完全暴露在他们的视野前。

 

头儿不停的揉眼睛,试图看看是不是幻觉,还掐了一下自己,是否亦或是在做梦。答案可以肯定的是,这是现实!

 

他们一个个下体都鼓起了小帐篷。

 

妹妹看到后,很气愤,自己露出小穴是为了让他们记住形状,以后就靠这个识别身份,他们倒好,直接开始想入非非了。

 

妹妹左手掐诀生成火球,右手掐诀生成雷球,一脸微笑的望着她们……

 

这才让他们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并不是什么萝莉暴露狂,而是位货真价实的圣斗师,圣斗师的怒火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小帐篷齐刷刷的消失,看来是被吓软了。

 

「再给你们三秒的时间记住她小穴的样子,待会儿我会考你们,要是没记住,会有处罚,当然记住了会有奖励,这是我对你们的第一次考验。」我在一旁严肃的说道。

 

我拍了一张妹妹的小穴图,并将该图的环境抠除,和其他人的小穴图合成,其中就有她们三人的小穴。还有一些别的圣斗师的,算上妹妹的一共有十张图。都是一个个精致美妙的小穴,如同打造出来的艺术品一般,粉嫩雕琢,让人看了就想疼爱。

 

三秒到后,我让妹妹站起来,提起胖次穿好。

 

我投影出十张照片,然后再随机打乱。

 

让他们一个一个的猜,答案最后公布。

 

「那个谁,井上,你先来。」

 

「我觉得是八号,但这个四号也有点像,哎呀,选个四号吧。」

 

「第二位。」

 

「我本来记住了,但这些小穴都长得太像了,一下又分不清谁是谁了。我跟着头儿吧,四号。」

 

「第三位。」

 

「我……我来吧,我选二号。我觉得很像。」这是个小伙子,估摸着才16岁吧,有点害羞,声音很小。

 

「没听清,大声点。」

 

「我……我选二号。」

 

「没吃饭吗?这么小声还想玩小穴?就问你想不想干圣斗师。」

 

「想!」

 

「再大声点。」

 

「想!」

 

「好!很有精神,说出你的答案。」

 

「我想干二号小穴!」

 

「好!这才是男人嘛,有气势。」

 

最后所有人都答完了,一人选二号,包括头儿在内的六人选了四号,其余的有选一号的,有选五号的,有选八号的。

 

我又脱下了妹妹的内裤,露出小穴,让他们对比图片上的小穴,最后得出结论,二号是对的。

 

听到这个答案的那位小伙儿一脸兴奋。

 

「这么多人竟只有一人答对,连个小穴都认不出来吗?」

 

「大人,说实话,这里面我年纪最大,就我玩过一些小穴,但那些小穴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了,我也从没给女孩开过苞。别看咱是黑社会,但和那些犯罪分子还是有本质区别,顶多收个保护费而已,欺男的事做过,但霸女的事是真不敢做。」

 

「说这些干嘛,表示出你兄弟们都是童贞?」

 

「还是大人聪明,我的这些兄弟们都是新加入的,年龄也不大,小到16大的也才二十几岁大多是叛家出走的,或是因为是男孩被家人嫌弃抛弃的。我也是好心收留他们。」

 

「现在这个社会,特别是在扶桑圣国,我们这些普通人想要见到现实中的小穴都很难,更别说干小穴了,而且很多人都会将阳精留着,没有阳精的男人是很难找到老婆的。所以他们见都没见过小穴,更别说怎么区分了,网上的图片虽然不少,但和实物比起来还是差很远的,所以刚刚看到你妹妹的小穴时确实很兴奋,但确实也不知道怎么辨识,你放的这些图片上的小穴个个都是倾国倾城的绝美,一般遇到一个自己很喜欢的小穴,自然而然就被这个图吸引,然后就选上了,真的怨不得咱。」

 

妹妹听了气鼓鼓的。「你们什么意思,我的小穴比不过那些图片吗?吸引不到你们吗?」

 

「大仙,不是这个意思,您的实物小穴比那些区区图片好看多了,兄弟们特别喜欢你的小穴,要是能……」

 

「好了,别想屁吃了,规矩就是规矩,该罚罚该奖奖。坏了规矩可不好。」我插嘴道。

 

「妹妹,你这样做%#@%#。」我凑到妹妹耳边,边讲惩罚内容边吹气。

 

「那个谁,你叫啥。」我看向那位小伙儿。

 

「我……我叫桜木幸一,大人尽管吩咐。」

 

「好,桜木把你手表拿来,我来用你的账号买个东西。」

 

打开他的手表后,进入一个国外网站:

 

https://afdian.net/@kanata?tab=home

 

名为不列颠联合选美大赛的官网。比赛早已结束,第一名为『魔王娇躯』,她的模型的下载量在两个月来,全球累计下载早已超过1亿次。

 

我帮他支付一个金币后下载了该模型。让桜木拿到模型店去拟真打印。拟真打印的费用不算太高,只需要10金币,就可以体验到拟真的模型,十几个下来也才花了一百几十个金币。这种模型就小穴而言,和实物差别不算太大。如果只是当个飞机杯插入的话相差确实不大,如果想体验种种快感,活人还是大占优势。但此时无所谓了,我就是需要很多个可以插入的飞机杯。

 

「妹妹,你这边没 问 题 吧。 」

[友情推广]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2
0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fun上的作品创作。

评论

  1. brainstemcells
    Windows Chrome
    2月前
    2021-6-09 15:32:10

    每个字我都认识,连一块不认识了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