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少女的SM大冒险1-03 令人纠结的神秘队友
共24章,专题:网游少女的SM大冒险

[友情推广]

四四方方的石板路上,一名少女站在李唯面前几米外,一边带着困惑的表情思索着,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她本人。尽管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是李唯依然对脑海中那个肆意妄为的家伙感到头痛。
李唯知道眼前的少女是谁。外貌早已在游戏系统的支持下做了更改,但她依然能够从“魔力”的层面上嗅出一丝熟悉的味道。与之相对,她也知道对面的少女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猜到自己的身份。
“曲梨……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李唯咬牙切齿挤出的一句话,对面的少女总算转过身面对着她,不过那身冒险者一般的装扮反而看起来更违和一些。
“难道你是……李唯?啊啊,看到这张脸我就知道,不会认错的……要不是胸部太超出常识,我早就可以认出你来了。”
那是因为我创建角色的时候就是直接导入数据,然后稍微修改一下就完成了!
李唯盯着曲梨头顶上几公分的那行文字,露出微妙的表情:
“你取的什么稀奇古怪的ID啊?好长,就算是滚键盘也不可能这么古怪吧。”
“那是我随便打出来的……算了,怎样叫就随你了。”
这时,李唯才注意到曲梨身边的另一人,似乎是她的队友。那是一位身材修长的女性,短短的头发透露出精干,但柔和的脸部线条又不禁让人感受到一丝温婉。出乎意料的,她身后背着一柄铁质巨锤,外表看上去不起眼的家伙居然走力量系路线。不知为何,李唯总觉得有一丝不对劲。
李唯以尽量隐蔽的动作把曲梨拉过来,悄悄在她身边耳语:
“喂,你旁边那个短发女生是谁啊?”
“那是……曾经的主顾。只是游戏上偶然碰到了,又不敢随意推辞掉……”曲梨以无可奈何的表情说道。这时,李唯才想起来她在所谓的“事务所”里工作。
“所以拜托你陪她好好玩玩啦,我还有事……全靠你了!”
“等等?什么……”
还没有等李唯反应过来,曲梨就以出乎意料的速度将麻烦全部抛给自己,抢先一步启动了传送。随着耀眼的光芒闪过,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只留下李唯和短发少女面面相觑。
不是说事务所的主顾吗?就这样把老板丢在这里,自己逃跑,真的没有问题吗?
事已至此,李唯只能勉强挤出笑容,着手解决曲梨留下的烂摊子。
“您好,看样子您的同伴已经先行一步了……呃,您可以叫我‘唯’。我称呼您‘瑞德小姐’可以吗?”她瞟了一眼短发少女的ID,略带拘谨地说道。
“好的,唯小姐。我还刚刚进入游戏没多久呢,不懂的地方就请多指教啦。”
瑞德露出爽朗的笑容,和李唯并排着走出小镇。
没想到,外表并不起眼的瑞德居然是一个十分直率的人。据她所说,只是因为双手战锤这种武器看起来简单粗暴,应该使用起来也最容易,所以才选择战锤当作自己的初始武器。
“瑞德小姐,你应该还没有多少技能点吧?”
“技能点?那是很有用的东西吗?一般的游戏应该把提升等级当作变强的手段才对……”
“呃,并非如此,至少在《神之瞳》里不是这样的。虽然玩家也有等级这一属性,但是真正表现实力强弱的是技能树上解锁的技能。战斗系统是整个游戏主打的重点系统,因此拥有越多技能也就拥有更多样化的攻击手段……”
“所以说,那个技能点要去哪里获取呢?”
“有很多种,击杀指定怪物、到达挑战点、完成委托……不过现在来说最简单的还是去寻找挑战点。”
李唯一边应付瑞德,一边努力地回忆着。刚才的进展太过迅速,她甚至一下子忘记了刚才要干什么。现在趁赶路的机会,可以好好回忆一下……
对了,是“实体化”!
自从之前尝试过魔法少女的专属技能后,李唯就察觉到了游戏系统和她所熟知的“魔法”之间存在什么关联。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专属于魔法少女的“变身”技能居然可以在《神之瞳》中应用,具体效果似乎不太一样。根据李唯的试验,她只能感觉到释放游戏中的法术变得更为灵活,身体的感受也更加真实,仿佛真的置身于另一个世界一样。更为重要的区别是——她被赋予了“肉体”。她可以用自己的身体触碰到游戏中的大部分物体,而不像其他玩家那样,虚拟模型会互相穿透在一起。
不过,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呢?
难道《神之瞳》游戏系统和所谓的“魔法”是一种东西?或者说,是出自同一个根源的力量?
全世界的魔法少女又有多少?全世界知晓“魔法”存在的人又有多少?
李唯默默地摇摇头,现在考虑这些是徒劳的。注定得不到解决的问题只能留到以后。我所能做到的,只不过是利用过去的经验稍微抢占先机而已。她微微侧目,迎面看到了瑞德那略带傻气的天真目光,不由得冒出一阵无名怒火。
原本还想趁休息日上线去熟悉下实体化的用法,结果碰上曲梨,被甩了一个烂摊子。要不是她……我早就开始练习魔法了!我就知道,碰上那个伪娘绝对不会有好事的!李唯咬牙切齿地想,并且下定决心再次遇见她时要好好喷她一顿。
其实,除开进行“实体化”的实验,李唯还有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要做。
在和曲梨碰面之前,她的身体上已经缠绕着魔绳。还是龟甲缚的绑法,但是要更加严密、更加繁琐。长长的法袍下面,谁也想不到李唯的娇躯会被一根绳子紧紧束缚着。横向勒过胸脯的绳子让她呼吸不畅,只能浅浅地吸气、呼气;而胯下的几个绳结也在她走路时不断前后摩擦,很快,几滴透明的液体就从紧紧封闭的小穴里渗透出来,慢慢打湿了外面的内裤。
随着李唯的不断走动,她的身躯开始微微颤抖,脸上也添加了一抹红晕。她偷偷侧过头,观察着一旁的瑞德。不过瑞德依然专心地赶路,时不时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似乎在琢磨游戏的技能系统。她……应该对身边的正在进行自我调教的少女一无所知……吧?
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原本就是趁周末挤出时间来玩网游,根本没多少空闲。宝贵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必须要迅速找到脱身的机会,李唯暗自下定决心。但是想要离开这种处境……并不简单,李唯也只能想到一种不太友善的方法。
真的,真的要这样做吗?李唯再次打量着瑞德,她一脸困惑,应该还在考虑技能的事情。真的要这样做吗……让曲梨的“主顾”对自己产生厌恶,然后获得独处的机会……对瑞德来说是很不公平的事情,但是为了自己的“实验”,李唯只能挣扎着在内心中对她说一声抱歉。
当李唯的脑海中不断翻涌的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远离主城的祈路山。据李唯所知,这片并不算险峻的山地里就隐藏着一个挑战点。祈路山的怪物不太强大,还没有开服几天,各大论坛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关于练级地点的帖子——当然,《神之瞳》里并没有“练级”这个概念,等级并非作为人物的强弱标准而存在,真正重要的是技能点,也就是那边一小片空地中央的石碑可以提供给她们的东西。
“这个石碑……就是所谓的‘挑战点’吗?”瑞德在空地上来回踱步,最终停在石碑面前,仔细端详着。
“那,那是当然喽!话说你居然连这个都不认识,作为新人玩家也太失格了。哼!”李唯把脸撇向一边,涨红了脸,才勉强自己完成这一系列不合本意的“表演”。
原本是想好好给她指导的,但是一想到自己还有任务在身,李唯只好尽力摆出一副不感兴趣、轻蔑的神态。如果是日常生活的场合,用如此恶劣的态度对待别人可是相当糟糕的一件事,李唯也是费了好大劲才说服自己的。就连现在她坐在大石头上,翘起二郎腿,摆出满不在乎的表情,也没有忘记时不时睁开眼瞟向瑞德那边。
嗯嗯……怎么样?有没有察觉到态度的不对呢?如果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尽快从我这里走开才是上策哦。李唯悄悄强忍着,尽力不去改变自己脸上那轻蔑的表情,然后偷偷往瑞德的方向瞄一眼。果然,瑞德小姐一副困惑的样子,一定是在想“我什么时候做了得罪她的事情吗”,这样想就对了,赶快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呀。
想不到瑞德并没有太过关注这边,反而琢磨起石碑的使用方法来。她将右手放置在石碑上,缓缓摩挲,而石碑也逐渐开始散发出幽幽的光亮。不多时,一阵更加强烈的淡绿光线闪过,石碑四周居然凭空出现了几只肌肉发达的狼人怪物。狼人迅速察觉到身边的人类,摆出了攻击架势,似乎随时可能向瑞德冲击而来。
现在的情况让李唯不得不开始战斗。没想到,那个外表看起来呆头呆脑的瑞德居然可以找到正确启动石碑的方法,而设计好的怪物也被召唤到石碑周围。在李唯的注视下,瑞德毫不在意地挥动战锤,沉重的铁质战锤居然在她手中轻巧得像一把扫帚。
锤头呼啸着迎向狼人,将狼人的一次飞扑击退,又迅速挡下另一侧的攻击。没想到还挺熟练嘛。李唯大致以她的经验做出判断,看来瑞德应该属于那种小有天赋的一类吧……狼人群中已经有几只开始准备朝李唯进攻,她也准备在新人瑞德的面前展示下自己的华丽攻击。
要说现在李唯有什么得意技能,那么在整个技能树中都不存在的“实体化”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啊啊啊呜呜……”
当李唯信心满满地发动了实体化之后,预想中四肢充满力量的状态并没有出现,反而从下半身传来一股异样的拘束感。两腿之间的隐秘部位上突然被勒紧,仿佛一道绳索从阴部穿过,再从两端用力拉紧一般。李唯忍不住跌坐在地上,双手紧紧按在下腹,蜷缩起身体。但是胯下那股刺激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反而随着她身体的动作来回拉扯着,感觉……就像股绳一样。
等等……我今天原本就绑了股绳啊!
李唯终于将抛之于脑后的那件事重新拾起。十多分钟前,在登陆游戏后不久,她就打算尝试下新道具“自缚魔绳”,于是操纵着绳子在自己身上绑了龟甲缚。但为什么现在才产生这样强烈的反应啊?!
说起来,在和曲梨见面的时候,我好像取消了“实体化”来着……
毕竟《神之瞳》是沉浸式的虚拟现实游戏,玩家在游戏中可以得到接近现实的体验。但这终归是游戏,没有做到百分百的仿真,因此玩家总会在游戏中感到某些违和,例如身体的操控不够得当、被击中的痛觉有减免、质地沉重的武器感觉轻飘飘的……连李唯自己也可以感觉到,实体化被解除后,自缚魔绳所带来的刺激感一下子降低了,当初她还因为不过瘾而小小地遗憾了一会。但是……神秘的“实体化”技能居然可以让她达到近似完全仿真的地步,连股绳的刺激都能瞬间抽干她的体力,让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轻声呻吟着。
只是几秒钟,李唯的头脑中已经闪过好几种猜想。瑞德依然在奋力地对付狼人,好像并没有察觉到李唯的失态。但是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发现!如果瑞德转头看向这边,她必定会看到李唯双眼迷离、气喘吁吁、双手压紧股间的羞耻姿态……绝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丑态被这个新人看到!
当初好像……嫌不够刺激,还特意在胯下的绳子上打了好几个结呢。现在李唯后悔得想要痛扁自己,但“实体化”的这种副作用又怎么能预料到嘛。
她将法杖拄在地上,拼命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但被李唯暂时忽视的狼人已经冲到她面前。坚硬的兽爪飞速挥向她的身躯,把李唯击飞到几米开外。
“呜啊……痛!好痛啊!”
果然,游戏系统的痛觉减免功能似乎失效了。火辣辣的痛感从李唯的胸口传来,作为女性的敏感部位之一,胸部遭到重击可是相当残酷的一件事。李唯低头查看,外面的法袍已经在胸口部划出大洞,连里面的内衣也被划破,白花花的肉体从洞口若隐若现地暴露出来。在差不多D罩杯的乳房上,两三道淡淡泛着红的划痕持续地为她带来痛感。虽然游戏系统有部分失效,但伤口看上去并不严重,而且正是这次受伤,李唯内心中不断躁动的欲火总算能平息下来,她也可以重新集中精力对付面前的敌人。
“唯小姐,你不要紧吧?”瑞德终于察觉到了这边的不对劲,关切地问道。但李唯没有多余的精力回答,在意念驱动下,她的面前已经凝聚起一团直径约两米的元素团块。狼人仿佛察觉到了什么,面对着李唯,虎视眈眈,但并没有扑过来的迹象。
缓缓蠕动的元素团块猛烈地爆开,将周围的狼人掀翻在地。随着一阵嘶哑的惨叫声,瞄向李唯的三个狼人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伤势,而且每人的HP条都损失过半。在李唯的刺激下,狼人们一拥而上,咆哮着再次向她这边猛冲过去。
但是李唯并没有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小巧的元素球接二连三地射出,精准地命中了三个狼人,将残存的少量HP收割干净。在距离李唯一步之遥的地方,三个狼人只得悲鸣着,软软地扑倒。
七扭八歪地倒在地上的尸体慢慢散发出细碎的微光,逐渐消散,最终让这片狭小的空地再次回到了平静中。而另一边的瑞德也处理掉了两只,在和最后的一个狼人不断缠斗。
只剩下了最后一个,应该,可以休息一会吧?刚才的战斗几乎将李唯仅有的体力耗尽,她跪坐在地上,努力地缓和股绳的刺激。使用魔法应该不会牵扯到胯下的绳子,但是面对狼人那样凶猛的攻势,她也不可能抑制住本能的躲闪,于是绳子也会自然地在两腿之间来回滑动,连带着那几颗坚硬的绳结……
快……快要忍不住了……明明只是一根股绳,却能够在她自己的运动中反复蹂躏着阴部。绳结来回刺激着肉缝,女性娇嫩无比的部位被坚硬的绳索不断摩擦,连小豆豆也在逐渐充血、挺立,上边的乳头同样传来鼓胀感,不知道已经坚挺到了什么地步。
至少,不能在别人眼前当场绝顶。李唯怀着最后一点自尊,勉强利用法杖站直身体,装出若无其事的表情。而瑞德那边也总算费劲地消灭了最后一只狼人,向这边跑来。
“唯小姐,你不要紧吧?你的脸很红,动作好像有点不自然,会不会是刚才的爪击让你受伤了?”
瑞德的眼神中透露出关心与同情,但在李唯眼中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感受。
“我没事!不,不要靠近我这边啊……”她用力裹紧了法袍,将破损的地方遮掩好,瑞德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
“真的没有事情吗?受伤如果不处理会很麻烦吧。你在微微发抖吗……而且有点站不稳了啊……”
“都说了,我没有事情!”
李唯忍不住大喊,瑞德也像吓了一跳似的。看到这样子,李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放开了自己的顾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
“我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我自己最清楚!请不要来指手画脚!再说了,原本我是把你当作新手,为了指导你才和你一起战斗的。但是现在看来也没有这个必要了!”
说完后,李唯趁瑞德还没有反应过来,抢先一步跑开了。只留下呆呆地站在原地的瑞德。
好……好过分!
在崎岖不平的地面上奔跑,让李唯胯下的坚硬绳结更坚实地嵌入肉缝中,激烈的运动也驱动着股绳更为迅速地来回摩擦。随着她的情欲再次被挑动,李唯内心的悔恨也随之产生。
刚才那种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瑞德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新人玩家啊,无论怎样,自己都不该用那种糟糕的态度对待她。为什么我会说出那样的话?我因为在她面前丢了面子,想要展现一点威严吗?真是糟透了。
除此之外还有股绳。绳结的刺激已经让她快要高潮了,绝对不能继续留在那里,情急之中她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怎么办?要去道歉吗?不断让她向高潮推进的绳结依然在扰乱思路,李唯的心中已经是一团乱麻。或许,最为紧要的事情并不是考虑如何修复关系,而是解决自己身体内不断翻涌的性欲。

[友情推广]
这个页面/文章内容有问题?点这里反馈/举报
6
0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作品作者/艾利浩斯学院 图书馆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基于alhs.fun上的作品创作。
暂无评论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上一篇
下一篇
error: 阁下...这段文字受图书馆结界保护哦